当前位置:ZYG首页 > 草圣是谁 > 草圣张旭到底做的什么官?

草圣张旭到底做的什么官?

ZYG网logo图标
创始人 ZYG
2020-04-09 阅读 草圣是谁

  许雪根

  张 旭 到底做到了什么样的官?答案竟有三个:金吾长史、左率府长史、右率府长史。张旭的这些官职都有古籍记载,最晚的也是宋代的典籍。

  一

  算是心血来潮吧。在看书时看到了唐朝书法家张旭,想了解一下这位1300年前的老乡的经历。

  说实话,虽然张旭其名,因其颠狂的草书如雷贯耳,除此之外竟所知甚少。惭愧。

  有时候,真是难得煳涂的好。不查还好,反正张旭就

  是张旭,就是用头醮了墨,随便写写就有神韵的那个人。但一查,却查出了一段是是非非:张旭到底做到了什么样的官?答案竟有三个:金吾长史、左率府长史、右率府长史。张旭的这些官职都有古籍记载,最晚的也是宋代的典籍。

  手头上有两本辞书。一本是《辞海》,辞海编辑委员会编,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年4月第1版,2012年2月第3次印刷。另一本是《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》,上下二卷本,张伪之、沈起炜、刘德重主编,世纪出版集团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,2006年4月第3次印刷。这两本辞书上都收录了张旭。

  《辞海》:张旭,唐书法家。字伯高,苏州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官金吾长史。工书,精通楷书,草书最为知名,逸势奇状,连绵回绕,具有新风格。颜真卿曾向他请教笔法;怀素继承和发展了他的草法,而以狂草得名,对后世影响甚大。与李白诗歌、裴旻剑舞,时称“三绝”。相传他往往在大醉后唿喊狂走,然后落笔,故人称张颠。也能诗,长于七绝。正书有碑刻《郞官石记》,草书散见历代集帖中。相传墨迹《草书古诗四帖》为其手书。

  《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》:张旭,唐吴人,字伯高。官左率府长史。工书,精通楷法,以草书知名……(以下内容与《辞海》介绍大同小异,不再摘录)

  两本辞书的不一样之处就是张旭究竟做到什么样的官?“长史”是肯定的,但是做了什么长史,答案不一。《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》中称“左率府长史”,而《辞海》中称“金吾长史”。

  这点不同,引起了笔者的好奇,

  好奇差点害死了猫。为了一探

  究竟,满世界找资料,从《隋唐文明》到《中国美术辞典》《中国历代人物图像集》,只要有可能找到“张旭”的,就全部翻出来。结果两者之说势均力敌:

  《中国美术辞典》(上海辞书出 版 社 出 版1987年12月,1988年12月第2版)中《吴郡名贤图传赞》:张旭,官至金吾长史。

  《中国历代人物图像集》上(华人德主编,上海古籍出版社):张旭……初仕常熟尉,后官至左率府长史……

  现当代编纂的书两说纷纷。这些主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专家,没有理由去怀疑他们着书立说的严谨性,他们笔下的“金吾长史”也好,“左率府长史”也罢,肯定都有出处。于是,只能钻进古籍堆里去找个究竟。

  二

  《旧唐书》《新唐书》中都没有记载张旭官至什么职位,只是记录了张旭的书法成就。《新唐书》:旭,苏州吴人。嗜酒,每大醉,唿叫狂走,乃下笔,或以头濡墨而书,既醒自视,以为神,不可复得也,世唿“张颠”。初,仕为常熟尉,有老人陈牒求判,宿昔又来,旭怒其烦,责之。老人曰:“观公笔奇妙,欲以藏家尔。”旭因问所藏,尽出其父书,旭视之,天下奇笔也,自是尽其法。……传其法,惟崔邈、颜真卿云。

  范成大《吴郡志》记载与《新唐书》基本相同,也没有记载张旭的最高官职。

  持“率府长史”说,年代比较早的史籍有:

  宋代的《书苑菁华》认为张旭是“率府长史”,没有写明是“左”还是“右”:“迩来率府长史张旭,卓然孤立,声被寰中,意象之奇”。

  《法书要录》卷六:张长史则酒酣不羁,逸轨神澄。回眸而壁无全粉,挥笔而气有余兴。若遗能于学知,遂独荷其颠称。(张旭,吴郡人,左率府长史,俗号张颠。)

  《法书要录》明确写明张旭是“左率府长史”。此书是唐代张彦远编撰,共十卷,是一部书法学论着总集。张彦远(815-907)中国唐代画家、绘画理论家。张彦远博学有文辞,尤工书法,擅长隶书,家藏法书名画甚丰,精于鉴赏,擅长书画,但无作品传世。着有《历代名画记》《法书要录》《彩笺诗集》等。

  至于说张旭“官至右率府长史”

  的,有宋代陈思编写《书小史》:“张旭,苏州吴人,官至右率府长史。善草书。”有元代郑枃撰的《衍极》:“张旭,天分极深,浑然无迹。张旭,字伯髙,苏州吴人,仕唐为右率府长史。”

  编纂《法书要录》的张彦远与张旭(约675—约750)相距大约百年时间,《书小史》和《衍极》两本书稿距离张旭的年代更远了些。按理,《法书要录》可信度很强,但奈何还有一位比张彦远更近距离接触张旭的人,也留下了“证据”。此人就是《新唐书》所记载的张旭的学生、唐代着名书法家颜真卿。颜真卿留下的《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》,明确表明了张旭是“金吾长史”。据这篇文章的碑刻落款,此文是颜真卿于天宝五年(746)口述的,其文开篇如下:

  余罢秩醴泉,特诣京洛,访金吾长史张公,请师笔法。长史于时在裴儆宅憩,止有群众师张公求笔法,或存得者,皆曰神妙。仆顷在长安二年师事张公,皆不蒙传授。人或问笔法者,皆大笑而已,即对以草书,或三纸、五纸,皆乘兴而散,不复有得其言者。仆自再于洛下相见,眷然不替。仆因问裴儆:“足下师张史,有何所得?”曰:“但书得绢、屏、素数十轴。亦尝请论笔法,惟言倍加功学临写,书法当自悟耳。”

  颜真卿,开元二十二年(734)进士及第,开元二十四年任校书郎,开元二十六年“丁母忧”,天宝元年(742)十月经“制举”授“醴泉县尉”。校书郎是“从九品上”,而醴泉县尉是“从九品下”,从京官到地方官,品级不升反降了,所以此文开始就说“余罢秩醴泉”。由此可见,颜真卿此次拜访张旭,应当是在742年冬或743年春,而此时,张旭在京师,官职是“金吾长史”。

  相比张彦远的《法书要录》,此文要早上百年,且作者颜真卿是见过张旭的,不太可能搞混了张的官职。

  有人说,记载张旭的这些官职,他很可能都担任过。调职很正常。但纵观史书典籍,对于某人的介绍,一般情况都记录的是他担任的最高官职,经常写作“官至××”,即“官做到××”的意思。所以,这些不同的记载都可以认为是张旭做得最大的官。那么左率府长史、右率府长史、金吾卫长史区别在哪里?

  《旧唐书·志二十二·职官一》:东宫置三师、三少、詹事府、门下典书两坊。次内坊;次家令、率更、仆三寺;次左右卫率府、左右宗卫率府、左右虞候率府、左右监门率府、左右内率府,为十率府。

  五个率府分设左右共十率府,皆太子属官,掌东宫兵仗、仪卫及门禁、徼巡、斥候等事,其中均设“长史各一人,正七品上”。是负责东宫太子安全的。而金吾卫是负责京城治安的。金吾卫也分设左右,左右金吾卫中也均设“长史各一人,从六品上”。

  金吾卫和东宫的率府,职责不同,官品级也不同,就“长史”而言,就差了两个等级,中间差了个“从六品下”。如果把率府长史比作现在正处级的话,那么金吾长史就是正厅级了。所以,如果张旭曾经都做过这些官职,那么要记张旭的“官至××”,应该记“官至金吾长史”,因为这是他做过的最大的官职。

  同时,从古籍文献的时间上来说,颜真卿的《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》写作时张旭还健在,所以可信度更高。

  三

  末了,说一点张旭在当时的人脉关系及其书法的传承。

  按史书记载,张旭的书法起先就是跟他舅舅陆彦远(与后来编纂《法书要录》的张彦远同名不同姓)学的。陆彦远的书法是家传,所以时称“小陆”,小陆“传父书法以传张旭”。陆彦远的父亲,也就是张旭的外祖父,叫陆柬之(官至朝散大夫守,太子司议郎)。陆柬之的书法也是从舅舅那里学来的,陆柬之的舅舅就是唐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、大名鼎鼎的虞世南,但陆柬之有“晚擅出蓝之誉,遂将咄咄逼羲、献”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隐隐胜出虞世南,直逼“二王”。

  有这样的老师、师祖,张旭学书的起跑线够高,再加上悟性特好,能从“人们争路”“鼓吹”“舞剑”中悟出书法的道道来,“始吾见公主、担夫争道,又闻鼓吹而得笔法之意。观倡公孙舞剑器得其神”(《新唐书 》),以至于有了超过祖师爷虞世南的迹象:“后人论书,欧、虞、褚、陆皆有异论,至旭,无非短者。”(《新唐书 》,也有书中称欧〔欧阳询〕虞〔虞世南〕褚〔褚遂良〕薛〔薛稷〕)从后人对书法的评论中可以看出,欧阳询、虞世南、褚遂良、陆柬之,或者是薛稷的书法都有不同的声音,但说到张旭的书法时,再也没有什么异议了。

咨询建站推广添加微信号:zyh20150225
© 著作权归ZYG网所有